向雾霾宣战北京超常规手段治理大气

   原标题:向雾霾宣战北京超常规手段治理大气落实一系列超常规手段治理大气污染后,北京空气质量明显改善,去年年均浓度为51微克/立方米,较2013年下降%。

  

   图为去年9月,北三环某处的蓝天白云。

  

   记者浦峰摄2013年,北京一度“谈霾色变”。 这一年,北京年均浓度高达微克/立方米,超过国家标准(35微克/立方米)约倍。 到2018年,经过一系列治理,北京年均浓度为51微克/立方米,较2013年下降%。

  

   北京治理大气提速加码,展现了“北京速度”。

  

   “霾伏”平均每周一天重污染曾经是个不为人知的生僻词。

  

   直到2013年1月,北京出现连续的空气重污染过程,空气质量良好的日子屈指可数。 一时间,空气污染的“罪魁祸首”,直径只有头发丝二十分之一的(细颗粒物),让不少北京居民猝不及防。

  

   每天清晨,李翔都会推开窗,看看空气如何。 她在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原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工作近16年,现任大气环境处处长,见证了北京大气治理的历史进程。 “当时我们面临很多质疑。

  

   ”回忆起2013年的“十面霾伏”,李翔坦言,那时候北京频现重污染天,公众对污染来源、污染数据,都不太理解,更不能接受。 2013年成为监测元年,是北京正式执行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第一年。

  

   这一年,北京建立35个覆盖全市的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点,对、二氧化硫等六项主要污染物开展监测,对拥有了完整的全年数据。 也在这一年,北京累计出现58个五级重度和六级严重污染天,占全年总天数的%。

  

   平均来说,相当于每隔一周就出现一次重污染天气过程。

  

   当年北京年均浓度高达微克/立方米,超过国家标准(35微克/立方米)约倍。

  

   与之对应的是,2013年全年,北京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共计176天,占全年总天数的%,甚至不足一半。

  

   一波接着一波的质疑和担忧,使得李翔和同事们面临极大挑战。 “大家很着急,又对治理信心不足,相关部门采取治理措施后,也有很多疑问和不信任。

  

   ”回忆起当初,李翔感触颇深,“感觉特别难,阻力大。

  

   ”宣战史上最严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出台在雾霾频繁围城后,2013年9月,《北京2013-2017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出台,北京正式向宣战。

  

   该计划提出,到2017年,北京年均浓度比2012年下降25%以上,这是北京制定清洁计划以来,最严格的举措。

  

   相关“重点任务分解”共计84项,涉及燃煤、机动车、工业扬尘等六大项,为北京治理大气画出路线图。

  

   机动车总量和人口控制、京津冀联防联控等,正式进入治理大气的任务表。 超过50位“一把手”成为“牵头单位责任人”,为首都空气质量负责。

  

   同时,行动计划首次将治理完成情况作为“约束性指标”,与政府绩效考核挂钩。 李翔认为,大气污染防治涉及方方面面,没有良好的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没有精细化管理水平,一切都是空谈。 毫无疑问,这推动北京治理大气污染再提速。

  

   彼时,北京的治理之路也逐渐清晰。

  

   2014年4月,北京发布来源解析数据:全市有近四成为区域传输,而本地来源中,机动车尾气排放比重超过三成。

  

   2014年,北京年均浓度为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4%,仍超国家标准145%。

  

   2015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被称作“史上最严”环保法正式实施,明确了按日计罚、移送拘留等措施手段。 这一年,“晒蓝天”成为北京市民生活常态,从“APEC蓝”到“阅兵蓝”,晒的是蓝天,更是大家对持续优良空气的向往。 2015年,北京年均浓度微克/立方米,超过国家标准130%,同比下降%。 加码以超常规手段治理大气2013年以来,北京以超常规的手段治理大气。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于建华曾说,超常规是指,过去5年的大气治理措施,可能超过了过去10年总和。

  

   国家统计局、国家发改委等公布的“2016年生态文明建设年度评价结果公报”显示,2016年北京市“绿色发展指数”全国排名第一,其中,“环境治理指数”“增长质量指数”“绿色生活指数”也均列首位。

  

   当年,北京年均浓度为73微克/立方米,再创新低。

  

   几年下来,北京的减排措施,力度空前。 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北京向宣战以来,全市共淘汰4万蒸吨燃煤锅炉、实施万蒸吨燃气锅炉低氮改造、报废转出老旧机动车万辆、累计推广20余万辆新能源汽车、淘汰退出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一般制造业污染企业2648家、平原区基本“无煤化”、完成万余家上账“散乱污”企业分类处置。

  

   这其中,部分任务完成总量大约是过去10年来的总和,坚决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务,将“人努力”发挥到极致。 2018年,北京全市年均浓度51微克/立方米,较2013年下降%。

  

   也有过委屈,李翔坦言。

  

   有人质疑,北京大气持续改善,全靠大风吹。

  

   李翔不认同这个说法,“空气质量跟污染排放和气象条件都相关,短期上看气象条件波动可能起到主导作用。 长期看,如果没有减排措施和大气污染总量的削减,大气质量不可能改善,为此,全社会上下付出了很大努力和代价。 ”展望大气治理从量变到质变2017年发布的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提出,至2020年,北京下降至56微克/立方米,到2035年大气环境质量得到根本改善,到2050年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些成为北京大气治理的新目标。 几年治理大气的实践经验证明,北京大气治理取得的成效,离不开区域协同、科学施策以及社会各界的齐努力。 “全市上下‘同呼吸、共责任、齐努力’,大气污染防治已经成为参与最广泛、最深入的领域之一。

  

   ”李翔说。 其中,区域协同减排对空气质量改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已经成为“共同体”,必须坚定不移地加强联防联控、协同减排。

  

   同时,下一步要坚持科学施治。 紧扣主要来源,聚焦煤、车、工业、扬尘四大领域,坚持以科学的态度精准发力、持续用力。 “不可否认,秋冬季,空气重污染依旧会来。 ”不过,李翔分享了科学界的一致结论:现阶段北京空气重污染无论是持续时间还是污染浓度,都有很大改善。

  

   重污染持续时间明显缩短,污染浓度大幅降低,基本不会出现“爆表”现象。

  

   大气治理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具有综合性和复杂性。 北京的大气治理,正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之前我们很沮丧,现在我们有信心和决心。 一次次的空气质量改善也证明,一次可能是偶然,两次、三次就不是偶然了,是必然。 ”李翔说,现在国家有好的政策环境,社会公众有共识。 “经过了大发展之后,大家的观念也在回归:我们应该追求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这些都为我们治理大气提供了更好的平台。 ”(记者邓琦)(责编:陈羽、张雨)。

返回列表
去年全国煤矿减至5800处左右
吴京献声《流浪地球》父子特辑